经方医学

黑族经方中医药学

关於黑族中医药

桂林左盛德序

余闻吾师张绍祖先生之言曰。吾家伤寒一书。相传共有一十三稿。每成一稿。传抄殆遍城邑。兹所存者。为第十二稿。馀者或为族人所秘。或付劫灰。不外是矣。叔和所得相传为第七次稿。与吾所藏者较。其间阙如固多。编次亦不相类。或为叔和所纂乱。或疑为宋人所增删。聚讼纷如。各执其说。然考晋时尚无刊本。犹是传抄。唐末宋初始易传抄为刊刻。遂称易简。以此言之。则坊间所刊者。不但非汉时之原稿。恐亦非叔和之原稿也。余聆训之下。始亦疑之。及读伤寒论一卷。见其於可汗不可汗。可吐不可吐。可下不可下法。尽载其中。於六经已具之条文并不重引。法律谨严。始知坊间所刻之辨可汗不可汗。可吐不可吐。可下不可下。以及发汗吐下後各卷。盖後人以读书之法。错杂其间。而未计及编书之法。固不如是也。不然孔氏之徒。问仁者众。问政者繁。何不各类其类。而惮烦若此耶。吾师讳学正。自言为仲氏四十六世孙。自晋以後迁徙不一。其高祖复初公。自岭南复迁原籍。寄居光州。遂聚族焉。吾师虽承家学。不以医名。亦不轻出此书以示人。余之得受业者。殆有天焉。余宿好方术。得针灸之学於永川邓师宪章公。後随侍先严游宦岭南。与吾师同寅。朝夕相过从。见余手持宋本伤寒论。笑问曰。亦嗜此乎。时余年仅弱冠。答曰。非敢云嗜。尚未得其要领。正寻绎耳。师曰。子既好学。复知针灸。可以读伤寒论矣。吾有世传抄本伤寒杂病论十六卷。向不示人。得人不传。恐成坠绪。遂历言此书颠末。及吾师家世滔滔不倦。先严促余曰。速下拜。於是即席拜之。得师事焉。今罗生哲初。为吾邑知名之士。从习针灸。历有年所。颇能好余之所好。余亦以所得者尽授之。余不负吾师罗生亦必不负余。故特序其原起。罗生其志之。罗生其勉之。

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三月桂林左盛德 序